首页 >> 高僧大德 >> 汉院师生 >>

汉院师生

详细信息

太虚大师创办汉藏教理院

发布人:管理员 时间:2017年08月15日

1932年春天,太虚大师游蜀,到重庆时得知刘湘曾派僧人游学康藏,使他联想到四川毗邻康藏青滇,与藏人来往密切,便设想创办一所汉藏学校。于是,与潘昌猷、何北衡等人商议,经刘湘同意,创办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,院址选中缙云寺,由刘湘下令征收了缙云山附近共九所庙宇的庙产,计田产二百四十余石作为办学的固定资产。学院于当年8月20日正式成立,刘湘任名誉校长,刘文辉为名誉董事长,太虚大师任院长。专门培养宣传汉藏佛法人才,联络汉藏佛教上层人才,沟通汉藏文化。他在成立开学典礼上口占五律诗云:“温泉辟幽径,斜上缙云山。岩谷喧飞瀑,松杉展笑颜。汉经融藏典,教理扣禅关。佛地无余障,人天任往还。”太虚对卢作孚在北碚肃清匪患,开始生产建设与文化建设,极表赞赏,曾在峡防局作《建设人间净土》的讲演:“余觉佛法上所明净土之义,不必定在人间以外,即人间亦可改造成净土。虽人世有烦恼生死痛苦斗争等危险,但若有适当方法而改造之,因可在人间建设净土也”。

 太虚大师当时虽为汉藏教理院院长,实际并不常住院落内,由教务处主任法尊法师主待院务。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。太虚大师于8月底由武汉来到缙云寺,在学院中成立了“汉藏教理院防护队”,开展军事训练。他动员师生说,当前国难严重,外患日亟,吾辈僧伽亦国民之一分子,理当作好准备,随时奔赴前线,以尽国民天职。9月中旬在北碚发表公开演说:“现全中国对日抗战,虽中国牺牲甚大,然为整个国家计,若中国能统一抗战到底,则胜利必属于我……中国现抵抗日本,果获胜利,不但日本不能侵略,即以往种种不平等条约亦可解除”。川军二十三军出川抗日,军长潘文华系汉藏教理院常务董事,太虚大师特致电祝贺云:“比来暴敌肆虐,乃闻躬率川军,东出应战,弥切景崇。军座秉定远之雄姿,展伏波之伟略,惟冀挥金刚宝剑,扫尽魔氛,扬大汉族天声,欢腾凯歌,预祝胜利,并祝勋绥”。刘湘出川抗战时,太虚致电:“比闻率全川作国防根据地,驻首都国防最前线,宅心之公,赴义之勇,真足以促顽化而懦立。自非性充菩萨之智慧,体具金刚之威力,安能如此其澹泊宁静指挥若定也哉!降伏暴魔,端仗仁德,荡除狂寇,敬伫捷音。“是年冬天,报载上海汉奸有迎闻人王一亭由港回沪参加伪组织消息。太虚大师阅后,顷特致电王氏,劝其勿受利用。电云:“去日传上海奸佞,有欲抬公出傀儡政务,祈勿受欺蒙,并即日飞渝,整理中国佛教会,以率全国佛徒,为国努力为幸”。

  1937年10月,太虚大师胃病复发,住北温泉磬室休养,每天挥笔书写,收取费用作救国捐。北碚遭轰炸后,他将为三崃染织厂书写招牌100元润资,全部送交北碚赈济委员会,捐作赈灾之用。他生日,友人赠给他200元寿礼,他除将100元奖励汉藏教理院学僧外,剩余100元全部捐赠给北泉慈幼院作病生药费。甘肃佛教学会发起捐机救国运动,捐“佛教号”1架,太虚大师接信后,立即响应,自捐100元,并承担筹捐1000元,还致电向全国各省县佛教分会、佛教救国团体和锱素四众发起呼吁,号召积极响应,捐献飞机,支援前线。

  1939年秋,太虚大师率领中国佛教国际访问团,出访东南亚,向各国人民阐明中国抗日救国政策,争取国际佛教徒对我国抗战的同情和支持。10月起程,历时半年多,访遍了越南、缅甸、印度、斯里兰卡和新加坡等国,受到泰戈尔、甘地和尼赫鲁等国家首领和文化名人的接待以及人民的欢迎。次年5月归国,他携回各国政府、法团、佛教信众赠送的珍品100余件,在缙云山和北温泉进行了展出。

  1940年9月重阳,太虚大师在缙云山主持1次别开生面的重九登高诗会。他邀集了流亡入川的外乡人士28人,攀登狮子峰,按王摩诘《九日忧山中兄弟》分韵。每人拈1字作诗,寄托思乡之情。

  太虚大师在汉藏教理院,不仅自己主讲了《真现实论》、《中国佛学》和《我的佛教改进运动史略》等课程,还邀请了于佑任、冯玉祥、孙科、孔祥熙、马寅初、剪伯赞等五、六十位中外名流到院演讲。直至抗战胜利,太虚大师才离开缙云寺去上海。郭沫若诗赞太虚大师云:“内充直体似寒泉,淡淡情怀话旧缘;长忆缙云山下路,堂堂罗汉石惊天。”

上一个:没有了